09

2023

-

12

2023优秀征文 │ 人生当苦无妨,良人当归即好


中国人总是对“清明时节”怀着 别样的情愫,因为它会伴着春风催绿 巍巍山峦,会携着细雨润透茫茫河川, 会随着香火升起切切思念,会因着节 日促成家家团圆。

那年原本还是那般模样,风拢起雨丝洒向大地,想为每一个生灵都披 上纱衣,并不问他们在不在意。可同时,卷土重来的疫情也趁机侵袭,并不管人们愿不愿意。于是,好像一切都变了模样。好像春风料峭,好像细雨织愁,好像相见无期,好像只能戚忧。我以为,这样的时节,这样的情形,应该只剩愁苦。直至听到那句“早点回家”。

“等我好了再回来”

“疫情”、“隔离”、“封校”……这 些词语听起来很凶险,起因却只是一次颜色变化——经过不断申请、严密审查、防护到位的两位家长,进入学校,在办公室与老师沟通之后离开,而在离开后,绿码变红。

知道消息后,与家长接触过的三位老师迅速上报,立即带着接触过家 长的所有学生奔向隔离室隔离。第二天便根据学校部署,进入酒店隔离。虽只过了一夜,他们脸上的疲惫和担忧 却那么明显。这种时候他们没有恐惧害怕,没有责怪或者咒骂那两个家 长,反而一直在说对不起。或许别人不懂他们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但我知道,因为“身有伤,贻亲忧。”看到亲人关切的眼神,第一反应就是对不起,害他们这么担心。

酒店隔离的日子似乎格外精彩,本就乐观活泼的班主任“富姐”,好像变得更加幽默开朗。她在跟学校报平安时,笑着说在学校干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大家在上班而她在休息的时间,于是开始肆无忌惮地炫耀自己如何潇洒如何快活。她对同被隔离的同学们说,你们想想哪个高中生能这么光明正大地在酒店里住这么久?哪个学生有这么好的学习环境?大家努力学,学到就是赚到!她跟爱人视频时佯装吐槽说,你可从来没带我住过这么好的酒店,这次我得好好住一段时间,一点都不想回来。她在询问完班级情况后神秘兮兮地问同事,你知道这窗帘上的一把流苏由多少根线 拼成吗?我可是一根根数过的哟,你要不要猜一猜?反正所有人见到的她,都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其他人好像也被富姐感染了,他们会相互加油鼓劲,会每天向学校报平安,会晒自己吃的每一顿饭、每一个菜,会笑着向学校的老师同学介绍房间里的一桌一椅,会一遍一遍的说“别担心,等我们好了再回来。”

但我并不羡慕他们,因为就算富 姐笑得再真,眼底的担忧也还是会泛起涟漪,鬓边的青丝还是被疲惫浸白,她数过的流苏,根根是她的不安和无奈。不只是她,被隔离的老师,也是父母,他们怎么能不牵挂电话那头 还不谙世事的儿女?被隔离的学生,也是儿女,他们怎么能不思念家中忧心的亲人?这些被隔离的人,怎会不害怕来势汹汹的病毒,不害怕家人担忧,不害怕落下工作和学习,不害怕 被别人当做传染源嫌弃?但他们依然 会笑着说,别担心,等我们好了再回去。只因为把我们当做了亲人,只因为懂事善良,所以像很多只身在外的 儿女一样,忘了自己的悲苦,选择报 喜不报忧。

我不知道他们要演练多少次,才能掩饰恐慌,反过来安慰别人;我不知道他们要在深夜拥抱自己多少次,才能在白天装得洒脱;我不知道他们 要独自咽下多少苦泪,才能笑着说出 “一切都好”这四个字。但是哪怕他们 演技拙劣,我也不忍拆穿,更不会笑话,只想攀附月色,去到窗前,轻轻抚 平他们蹙起的眉,轻柔如同叹息,不惊谁的安眠。即使如此,也得小心再 小心,毕竟这样的夜里,他们一定睡得很轻。

亲爱的人啊,别担心,虽然隔离 日子里的孤独、担忧、恐惧、愧疚等等情绪,我们不能完全感同身受,但一家人最擅长的就是携手共进,所以我们永远都跟你站在一起,记得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早点回家。

“为了大家,我愿意”

雨已落了好些天,清早或深夜都能听到几声春雷伴着雨水,淅淅沥沥朝心里流淌, 一定有人还没睡, 一定有人已醒了。

那天早上去教学楼,踏上楼梯便觉得湿漉漉的,斑斑印记混着消毒水的味道,令人心慌。不由自主地摸了下口罩,还好,捂得严实。满楼梯像覆了一层湿漉漉的膜,这层膜隔住了病毒,或是某个早上在我们上楼之前就已经喷洒了几轮消毒水的老师帮我们隔住了病毒。

中午兴冲冲地奔向食堂,看到学生有秩序地打扫着班级卫生区。好似什么都没发生。我看到在超市门口那个身材极像我母亲的人,她穿着雨衣,湿溜溜的头发吻着她的脸颊。她戴着帽子,可是却总有操劳从她帽子里钻出来,弥漫她全身。我从她身边路过,像一株草仰望大树,或太阳。我实在不敢看她,但已经看到这么多了。我实在不敢与她打招呼,生怕看到如 此辛苦的易波书记。我不忍打乱她眼中满是学生的画面,不忍搅起她心底无尽的烦忧。她站在那里,看来往的学生,他们在她的眼波里穿梭,仿佛她多  看他们一眼,就多护了他们一份平安。这样的情景,我怎敢去叨扰,更让我羞愧的是我形色匆匆只为填饱肚子,而有的人,心有忡忡,装满孩子。

有的人,多么坚定,不是松立雪中,不是竹立岩中,是日月生苍穹,明月护繁星。

雨没有停, 一秒秒落下,阴涩的 云皱在一起,好像要示威,但是我们怕 ?草坪里,头上顶着珍珠的矮草,用 雨水来做它的眼睛,带我们看她们的心晶莹剔透,心为校忧。

学生呢?还好吗?我想老师护着 他们,校园抱着他们,定是安然无恙。可最后才发现,是他们在抱着学校。大 多数职工因为封校,进不来,于是去食 堂吃饭的是学生和老师,在食堂盛饭 洗碗的也大都是学生和老师;于是去超市买东西的是学生和老师,在超市 上货收银的也大都是学生和老师;于 是去做核酸检测的是学生和老师,在 队伍间维持秩序的也都是学生和老 师。原来关键时刻是学生以坚定的信 念让我们有了前行的勇气。他们不怕 疫情,不然何以在封校时安然镇定?他 们不怕麻烦,不然为何在频频进行的 核酸检测中, 一直耐心配合?他们不怕 风雨,不然怎么会在明知有危险的情 况下,主动担当?他们,端端正正地坐 在教室里学习;他们,情真意切地安慰 着被隔离的同窗和老师;他们,自告奋 勇地去食堂和超市协助。他们都穿着 校服,始终以他们的方式告诉我们,他是湘麓学子。

我原以为最能代表湘麓优良传统的是老师,是老师的团结相亲,但这几天,我发现,原来最能代表湘麓传统 的是这些孩子,他们或许来到这里不满一年,甚至只有几个月,但疫情下,你捕捉不到他们畏惧的眼神,也未发 现他们退后的步伐。他们如此,倒显得 那撇下未满周岁的儿子,只为担心学生恐慌而留守校园的年轻母亲如此选择,应属正常;显得白天上课、洗碗、上货、心理疏导,夜晚为校园各处消毒的老师这般忙碌,也是应当;显得各处巡查,逐个疏导,对学生时时关注,刻刻关怀的老师们昼夜辛劳,实乃平常。为什么?因为这些学生,哪怕曾在“以成绩论英雄”的世界里,被定义为“失败者”,也从不放弃自己,反而是奋起担当。因为这些学生,在担当时会告诉你:为了大家,我愿意!

良人当归,欢迎回家

清明时节之所以可爱,不仅在于斜风细雨,满城风絮,更多地在于它在绿遍山原中充满了新生的希望,在归乡祭祖里传承着中国人特有的“家”文化。湘麓人之所以可爱,不仅在于校园美景,师生亲近,更多地在于她真正做到了人人以校为家。远行在外的,即使历尽磨难,也笑着说一切都好,无需牵挂。驻守在家的,哪怕饱尝辛苦,也时刻念着远人,期待团圆。

那年的清明时节确实不一样。封校、隔离,这实在让人苦不堪言,但人生怎么会毫无苦难?只要有家人为你守候,与你共克艰辛,人生当苦,无妨。即便莺声渐老,柳色将阑,但只要知道我们总会相见,良人总会归来,即好。

幸好啊,如今,风扫去疫疠,雨洗去尘埃,远行的人,都已平安归家。

幸好啊,以后,不管是鲜花弥途,还是荆棘拦路,湘麓的人,都会携手共度。